三亚

今天,看了篇网文《三亚,已经不再属于三亚人》,做为一个三亚人,我对此表示非常有鸭梨。当然,我也觉得很杯具。虽然自己对于区域性敏感话题一向甚少参与,在这里还是忍不住说点自己的浅薄看法。

首先,关于三亚。正如作者在文中第一句:三亚是个很特别的城市。要确切地描述三亚是很困难的,尤其是在文化层面。三亚本来是小渔村,却一夜间蜕变成了凤凰城;三亚本来人口也就几十万,如今每年光是东北人就得来20万。三亚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,一个候鸟型的城市。这点很像深圳。但它又不同于深圳,深圳经过数十年的发展,如今已经形成了新的城市文化。这个所谓的文化,仍然可以称为“深圳文化”。但三亚不行,起码目前还很难界定。

就像文中提到的“黑龙江省三亚市”这个戏称也绝非作者的意淫。现在的三亚,的确东北人很多,的确正逐渐被东北文化渗透。无论是天涯之声,还是美丽之冠的刘老根大舞台;无论是丹州小区还是商品街,俺们那个噶哒的确无处不在,牛X轰轰。如此这般光景,是否就可以让我们愚蠢地认为:三亚正逐渐丧失了它的城市特色,正逐渐被东北文化“入侵”?以后的城市文化,是否就可以称为“东北三亚文化”?
当然不能。

三亚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、自然资源条件,使得我们已经不能再公式化的把其当成一个简单的地级城市。否则三亚的房价也不会像火箭般的速度上涨。三亚是属于整个中国,整个世界的。我们常说的“大三亚”这个概念,也不能仅仅局限于地域方面的联盟,除了保亭、陵水、乐东、五指山,其实我们还可以更多的往文化、资源等方面去延伸思考。三亚虽是小城市,但它就像大海一般,可以容纳一切。更多的东北人来三亚过冬、工作、生活,这只是正常的文化交流与融汇,不必想得太多。

其次,说说三亚人。谁是三亚人?有时候这种问题若深究起来,还真是让人蛋疼的事情。稍懂海南发展历史的,都知道,海南人以前也是从福建、广东、河南等地因驻军、流放、捕鱼、经商等原因迁移到这个荒岛的。而在《崖州志》里,三亚只是一个“所”,也只是崖县的一个小镇。海南岛解放以后,1955年崖县县政府由崖城迁到三亚镇。1987年三亚撤县设市,这大概就是今天所要说“三亚人”的区域概念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确定所谓的“三亚人”多少有点困难。此外,在世界大同的趋势下,我觉得与其从区域的角度,不如从文化层面来界定“三亚人”这个概念更为合理。

如今在三亚买房、居住的“外地人”越来越多,而且许多已经不再是那种飘忽不定的候鸟族,在这里结婚、生仔,把三亚当成故乡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再过数十年,这些人我们又该如何定义?没错,他们都将成为三亚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或许,我们可以称其为“新三亚人”——“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黎族先民,自宋至明清时期的闽、粤桂来岛移民,直到清代移入的粤东客家人和潮州人,海上丝绸之路的遗民回族人;跳出农门的政府公务员,由海上岸的疍家人、儋州临高人,小手工业者小贩万宁陵水北黎人等等,共同构筑起现在意义上的三亚人。”(吴春园057号)

很拗口的说了这些,我要表达的其实仅是:如果你不是匆匆过客,那你就很可能成为一个地道的三亚人。所以,请拜托某些人不要总把“外地人”、“三亚人”挂在嘴边,没人愿意把你当外地人看待。而若真是“三亚人”,就应该具备这种放低姿态、海纳百川的姿态。

至于作者在文中所说,三亚人会仇恨东北人还是其它外地人这样的说法。其实,作为一个三亚人,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,如果你不是流窜到三亚的通缉犯,不是喝酒时称兄道弟酒后就翻脸的装逼犯,不是口口声声说素质唾沫却四溅的倒丁半脑。那么,三亚人一定会一万个欢迎你,而且恨不得把心掏给你。以前的三亚人不善言辞没错,现在的三亚人善良好客也是公认的。何况,还有这么多豪爽的、有志共创国际旅游岛,来自全国各地的兄弟姐妹,正逐渐融入“大三亚”这个新家庭。你说呢?